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情結。

2010年10月19日 21:54:15

-KK side-
最近,他也開始會反復地撫摸自己的嘴唇。
有時候就會跟那人一樣,変成了鏡像的狀態。

被化妝師問到是否嘴唇乾燥的時候,回絶了看起來很油膩的潤唇膏。
伸出舌頭輕舔了下,一切如舊的乾燥。

那人的嘴唇翹翹軟軟的,看起來就像草莓味的棉花糖。
於是不知不覺間,口袋裡就時常備有這種東西。
看見那人又不自覚地伸出無名指細細撫摸下唇,手便急躁地伸向口袋。
讓草莓味充斥口腔,才能獲得一點安慰。

「光一さん、最近何か甘いもんはまってるみたい。」
「えぇ?!」


-2TOP side-
最近,他也開始會反復地抿唇。
有時候就會跟那人一樣,変成了鏡像的狀態。

被化妝師問到是否嘴唇乾燥的時候,接過了薄荷味的潤唇膏。
舒適的冰涼,漸漸從唇紋往下滲透。

那人的嘴唇薄薄翹翹的,甜中帶澀就像青梅味的軟糖。
於是不知不覺間,口袋裡就時常備有這種東西。
看見那人又不自覚地輕輕抿合雙唇,手便焦躁地伸向口袋。
將軟糖啃磨撕扯,才能獲得一點余裕。

「木村君何か最近、タバコやめる気?」
「あぁ?!」

[KT] Blade (更Chapter. 03)

2010年05月05日 14:22:07

這篇文章的靈感來自CP君的一場夢。

1.

恭敬地垂首,輕輕微笑。
眼前的人只是點點頭,左手握住騎士劍的劍首。
『陛下,日安。』
『早,璐祁。』
右手有意無意地做出哈欠的姿勢。
一看就是副還沒睡醒的樣子。
『上午已經快過去了,陛下。您今天的日程還沒開始進行呢。』
來人與璐祁同樣穿著色的護法制服,手裡捧著厚厚的行程薄。
『柯洛你好煩....。』
撇開頭小聲抱怨,一點也沒有平日攝人的氣場。
果然,是還沒睡醒啊。
柯洛維和璐祁互相看了眼,忍不住笑了出來。

『那個....』
食指不自覚地撥弄鼻頭,是陛下害羞的習慣動作。
將這個看在眼裡的璐祁忍住笑正了正色,
『安烈先生用過早餐後就去了圖書館。』
於是那個方才還沒醒的人就用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圖書館進發。
還是,老樣子。

這就是光一陛下每天早上,啊不,應該説是上午都幾乎要經歷的情景。

安烈先生喜歡這棟皇家圖書館,相當喜歡。
它的閱覽處佈置在窗口向陽的地方。
四周被散發著古老氣息的木製書架所包圍。
書本安靜地躺在編制好的位置上。
被司天監的伯爵安置得十分妥當。
安烈先生総是在早餐過後散步到這裡。
翻看讓人愛不釋手的書本,或是與伯爵熱切地討論。
而當伯爵太忙又適逢找不到好書的時候,也是會有這種情況的。

『安烈....安烈....』
有什麼在鍥而不捨地輕撫過耳膜。
沉穩的男聲由遠而近地響起,讓人很想....。
繼續睡。
>>反論してごらん....

[TK?] \(鼻▽血)/

2010年04月27日 11:06:39

(沒錯這真的是題目....)

祝我生日快樂=w=。


堂本剛居然流鼻血了。
在將要步入31歲的春天裏。
事実是,他也沒料到會是這樣的。
他真的,真的沒有料想到。

「んん....」
究竟是怎麼進入現在的這種狀況,他們都不太記得了。
只是在一片混亂中拉扯著対方的衣衫,然後順勢躺倒在柔軟的床上。
另外一個人的雙唇就迫不及待地貼上來,一改他往日的羞澀。

今天的他真是意外地熱情吶。
如此想著的座長大人心情妙得比吊了紅綢都要飛得高。
是因為,從去年開始持續的solo和舞台劇緣故嗎。
即使中間穿插了団演唱會。時間,也有點太短了。

所以才會露出那種按捺不住想念的眼神呀~。
笑容安靜地爬上了莫名感到滿足的堂本先生的臉。

「っ!!」
下身突然被握住,光一驚訝地抬起頭。
看見対方嘟起嘴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神經比腦袋更快地擺出了一張無辜的表情。
「ここに集中しようや。」
剛把光一的肩膀重新按了回去,手從浴衣的下擺伸進去。
溫熱的手掌就這樣將他包裹住。

被不屬於自己的溫度和紋理所刺激。
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別樣快感開始升騰。
那是堂本剛的右手掌。
長期愛撫吉他的手指正在自己的敏感處套弄。

出奇的主動。
光一不禁抬起頭往剛的方向看去。
那裡有個毛絨絨的頭突然抬起來,露出一張得意的笑臉。
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見他低頭一把將自己含住。

巨大的刺激一下襲向光一。
從源頭不斷擴散的,像細緻的電擊一般的快感。
順著神經攀升,將胴體染紅了一片。

「つお....し...」

沿著浮起的筋絡細細舔舐,感受著対方難以自制的脈動。
暗啞的呻吟伴隨滲出的香汗一同彌散在空氣裏。
腥膻衝擊著味蕾,嘆喟侵蝕著耳膜。
剛不自覚地加大吸吮的力度,讓対方墜入更深的意亂情迷。

「あぁっ、アカン....」
這樣説著,隱沒在剛髮中的手指卻開始加力度。
[明明是很想要的樣子。]
連這樣用言語調戲光一的餘裕都沒有,剛定定地抬起眼瞄了瞄他。
然後張大了嘴儘量容納進去。

「うぅ....つぉ....はぁ!」
溫暖的,濡濕的,柔軟的。
捲動著,舔舐著,吮吸著。
光一覚得所有的思想都化成了一坨漿糊。
然後就這樣逐漸地在剛的嘴裡一寸寸融掉。

「コウちゃん....」
突然放開,改用手指圈住仔細套弄。
抬起頭呼喚已經有點混沌的人。
光一大大吸了一口氣,才能用力掀開眼皮。
含水的雙眸失去焦點一般投向剛。
嘴唇因用力穩住自己的關係而高高地翹著。

「ほんまに....可愛い顔しとるやないかい。」
「な、何を云うてんねん....」
「なぁ、コウちゃん。ボクを頼んでみぃ~」

有點意外於他這樣的提議。
雖然擺出了一副在開玩笑的表情。
眼神卻是出奇的認真。
剛他,並不是在説笑的吧。

如果現在伸手揉亂他的頭髮,可能會因此而感到生氣呢。
只是要説出乞求剛的話來....。

[なぁ、つよ。オレを頼んでみぃ....]

原來,是這樣的緣故嗎。
也想要從対方的角度去看看戀人的樣子。
也想要從対方的位置去感受戀人的想法。
也想要,從主控的態勢去讓対方意亂情迷。

既然剛也能在自己的要求下説出羞恥的話來。
那自己為什麼就不行呢。

非要維持什麼身為男人的尊嚴的話。
作為男人的剛呢。
難道因為屈服在自己之下就失去尊嚴了嗎。

不,這樣的他反而更讓人無法看低。
能夠包容自己的剛有著更難以忽視的氣度。

剛能因為自己曾經説過那樣的話而服從的話。
自己也能做到的吧。
不,自己也一定能做到。

「つよ....続けて....」
「コウちゃん....」
「お願い。」
「.....っえ?」

如此玩笑般的拜託,從光一口中説出來。
卻是那樣充斥了不真實感呢。
沒想到這麼快就肯乖乖聽話,原先設想好的持久戦計畫一瞬宣告無用。

「だから~」
光一也知道自己有多嘴硬,這樣的他怎麼肯説出口。
只是現在,這樣対剛拜託著,也並沒有他預想中的羞恥。
於是,撐起上身的光一決心再稍稍滿足一下他家可愛的小剛。
再説一遍吧?

「オ・ネ・ガ・イ~」

將面前咧嘴笑到不行的人狠狠抱住。
扶著他的腦袋深深吻下去。
聽見他隨著自己起伏不定的鼻息。
毫不猶豫地伸手開始滿足他的要求。
完全狀態中的光一立刻從喉中發出一聲類似哀鳴的歎喟。
伸出手臂攀住了剛的肩膀,努力地從迷亂中分出心思吻著対方的雙唇。

「もう....」
不自覚拔高的氣息,像投降似的音色。
讓剛的動作変得更致命,完全不留一點喘息的餘地。
身體突然一挺,涔汗的下巴猛地一抬。
灼熱披散在剛的手上。

抬手撫開汗濕地貼在額上的髮絲。
剛的指尖輕輕劃過光一通紅的臉龐。
那高挺的鼻子被張合的鼻翼帶動著。
因激烈的吻而泛紅的雙唇激烈地呼吸著。
汗水就這樣沿著剛的視線劃到他線條美好的下巴。
隱沒一陣,從細瘦的頸脖劃向鎖骨。

是如此誘人的美妙畫面。
餘韵中的光一顯得有點柔軟,帶著迷蒙難解的性感。
只有一個人能看到。
[只有我堂本剛一個人能看到。]

「つお....つよ!」
「....ん?」
「あぁぁ!鼻血が....!」
「えぇ!!」

堂本剛流鼻血了。
在將要步入31歲的春天裏^^。

<完>

[KT]社長與他的秘書情人

2010年03月15日 21:22:03

題目很狗血【揍】。
內容估計也很狗血。
我就是想達到這個效果=____________________,=。



1.

社長與他的秘書情人。
我的社長情人與我。
我的社長情人。
他的秘書情人。

堂本光一的內心像個瘋子一樣不停地循環重複著這樣的語句。
可是他的臉孔卻仍舊保持著從9點上班開始就一成不變的撲克臉。
假如撲克臉也有段數之分的話,那他一定是帶高手的行列。

10點半,西裝革履的社長準時出現在辦公室前。

他,堂本光一。
一天的戰鬥也終於拉開了帷幕。

「社長早~。」「社長早~。」
「大家早。」
秘書科設在社長辦公室外,只要社長一進門秘書們就會花枝招展地漾起甜甜一笑。
給我們英俊迷人風度不凡(自稱)的社長先生打招呼。
然後,「社長早。」就是這張眼鏡會反光的撲克臉。

「早。」
可惡可惡可惡那高度差絶對是因為他今天的皮鞋跟又加高了一點點!
待社長坐穩,熱騰騰的牛奶就會泛著它誘人的香氣和嫩白的質感—————和麵包一起被放置在社長的大桌上。
據秘書堂本光一先生聲稱,沒來得及早飯的社長先生應該喝口牛奶吃點澱粉質將更有助于上午的腦袋運作。
可是,他貌似忽略了很重要的一點。

社長先生討厭喝牛奶。
所以他才會為那幾釐米的身高差又一次詛咒秘書先生的鞋跟(沒有誤)。

就是這個鞋跟,還有....還有這杯牛奶!
讓他在還沒反應過來面前這個秘書是如此人面獸心的時候已經被人家獸性掉了!←什麼因果關係

社長擰緊了眉頭瞪圓了雙眼45°角仰視対方企圖用眼神燒出兩個洞。
可是被瞄準攻擊的対象毫無反應。
果然是因為眼睛太大導致攻擊力不夠集中麼....。

「剛....」又怎樣惹到他了嗎。
「不許叫我名字!」生氣生氣。
「附近沒人....」委屈委屈。
「你是社長我是社長?」揚起媚笑挑眉。
「....堂本社長,今天請您一定把牛奶喝了。」
「現在我以社長的身份命令你,」站起身把牛奶拿到対方面前,「堂本秘書,把這個喝了。」
看著社長大人遞過來的仍舊飄逸香氣的液體,堂本秘書皺起眉用一種看見茄子了的目光注視它。
「就算你把它當成情人一樣熱切注視,它也不會因為太萌太扭曲就変成橙汁的。」
「原來你被我熱切注視的時候會很萌很扭曲的嗎。」
「少廢話給我喝掉它。」
不給対方有轉移話題的空隙,剛把牛奶再往光一面前送。
「不,如果是你的牛奶我倒更願意....」沒説完的話被硬塞進嘴裏的麵包打斷了。

2.

處理光桌面上原來連綿起伏的文件堆已經是下午3點。
対上午10點半的時候連早飯都沒吃就鬥嘴的社長和秘書先生們來説,午飯也有點太晚了。
有些事情就是相承疊加的,比如工作狂這種屬性,並不像狂犬症那樣潛伏一陣然後嗅到肉香就狠狠發作。
啃過麵包像吃了鎮定劑的秘書先生立刻就命人端來了社長先生喜歡的和式早飯。
社長先生三扒兩撥吃光之後便立刻帶著秘書先生雙雙投入到(愛河?)工作狀態中。
秘書擅長簡短交待任何事情的經過然後以最快速度找到社長想要的文件。
社長則善於左耳聽電話左腦分析面前文件的架構然後再用左腳抵住秘書想要靠近的....嗯,股間。
沒辦法,在一個被害者(自稱)眼中加害者的任何動作都能構成生命猥褻威脅。

在你剛好看完這段的時間,剛已經在光一毛手毛腳的幫助下整理好了外套。
「接下來是與XX商社的會面,之前我們跟対方的佐藤先生提到關於收併的事宜,対方也表示可行,但是具體條件還沒開始談。」
一邊在車內給社長遞去準備好的簡単午飯,光一一邊補充著這次會面的幾個要點。
「上次你提到的那個建議,我覚得不錯。」
「哪個,在浴室裏用果凍H的事麼。」
「以你現在的能力,我覚得有必要加你每天負責的相應事務。」最好每天殘業太多沒法回家!
「我的能力只要能滿足你就夠了,別的不奢求。」
「你的工作是配合我滿足股東會的各位董事長,不是只滿足我這個社長。」剛鐵青了臉反駁。
「晚上是跟米田共商會的飯局,対方的社長已經邀請再三,這次還是不去嗎。」
「不去,我沒興致跟他們一起吃飯。」
「那,今晚是義大利菜?」
「....唔。」

內心悄悄比Yeah的秘書先生默默地掏出手機訂位。

晚上的「義大利菜」是光一相熟的朋友開的店家。
侍應是留著西西里式長髮擁有地中海式身高的光一的好友長。
主廚是個喜歡把紫色用得滿身都是包括圍裙的墨鏡小哥Mabo。
正在不停地跟剛搭話的自來熟是這家店的主人,有著一雙淡然無視俗世的小眼睛的阿撇。

「哦哦剛君很害嘛,再來再來。」小小的店家中間只有一張不大的木桌。
圍在一起吃香喝辣的那群人裏面有個叫阿撇的傢伙正不懷好意地往剛的杯子滿上。
旁邊早就脫掉外套的剛漲紅了臉興高采烈地跟隔壁的Mabo討論他最近挖掘的一款新的效果器。
被迫擠在大個子長和小眼睛阿撇之間的光一扯了扯拘謹的領帶,用玩味的眼光看著対面的煮章魚社長。
説到興頭的社長不顧杯中是什麼就仰頭喝下去再繼續口水花紛飛,嗯這次的沒剛才那麼苦。
光一搖搖頭,伸手阻止了阿撇打算繼續滿上的動作。
「明天下午還要開會。」聞言阿撇點點頭,又立刻目露精光地靠近光一。
「那就讓得力的秘書先生來代替社長的這杯吧。」説著便立刻用泡盛佔滿了光一的酒杯。
清爽香甜的泡盛浸沒了舌根湧向咽喉,順著內壁滑動繼而散發出宜人的熏度。
「阿撇家的泡盛果然是從沖繩拿回來的好物呀。」低調的秘書先生晃了晃清空的杯底漾出笑意。
「也只有你家剛社長連啤酒和泡盛都分不清。」阿撇抱著自家的好酒抱怨。
「他不懂喝酒也不能喝,你要找酒伴的話我可以奉陪。」
「不了,」阿撇奸笑,「你這個無底洞也好不了多少。我倒進下水道它還會咚咚咚,你連酒嗝都不給個我。」

3.

「社長,社長。」輕拍雙頰,沒反應。
「剛?」
「唔....。」在副駕上轉個身,繼續香甜他的美夢。
只是....把司機的手臂捲進懷裏是怎麼回事。
社長的指示是今晚在停車場睡呢,還是想讓司機發揮他的想像力與獸性呢。
「今晚,」湊近耳邊輕輕呼氣,「我們試試用咖喱吧....。」
「你是変態嗎。」終於不裝睡的人摟緊了人家的手臂,稍稍掀開眼皮。
「上去洗了澡再睡。」不容抗拒地宣佈,然後打開了副駕的鎖。
「你停好車扶我上去。」更不容反駁地命令。
「....你明天下午還要開會。」
「不礙你那麼久的。」靠過去蹭蹭光一的皮膚,冰涼的觸感正好緩解自己的燥熱。
「喝了酒不好好洗澡睡覺,明天起來喊頭痛我也不同情你。」無奈地嘆氣,伸手撥弄一頭亂毛。
「什麼時候我喊痛了你會同情我....。」嘟嘴嘟嘴。
「那種口不対心的欲拒還迎怎麼一樣。」笑摸笑摸。
「你怎麼知道我不是真的不要了。」繼續嘟嘴。
「我就是知道。」嘿嘿。
「小學生!」
「小學生哪像我這麼瞭解你的傲嬌。」

看著剛那泛著酒氣的雙唇殷紅地在眼前一張一合,光一覚得這後勁比阿撇家的泡盛要害多了。
「你明天可別後悔啊。」
「大不了我再請一個秘書分擔好了。」
「那我是不是応該更努力讓你用不來第二個社長秘書呢。」
「撒呐....。」

<完>

[KK]The Little Mermaid (慎)

2010年02月04日 16:41:23

深邃的夜裡,翻湧的波浪載著船隻前行。
觥籌交錯的宴席,透著一股陰謀的氣味。

然対此毫無所知的他,只是靜靜地凝視著搖曳的光線,露出愉快而慕的表情。
「那艘人類的船,好像很有趣的樣子呢。」
説著擺動起光滑的軀體,在白色的浪花中穿行前進。
「剛,小心!」
拉住不顧危險靠近船隻的王子,讓他躲到船艙的陰影下。
「小準,你看……。」
沿著從水中劃起的指尖看去,在支起的窗戶里交談的身影。
一邊是身形高挑的男子,他正為身邊的女性整理一頭燦爛的金髮。
女子高仰著頭,精緻的側臉被通明的燈火映進剛的雙眸。

「好美……。」
無法抑制自口中傾瀉的讚美,剛呆呆地注視著相當合襯的二人圖。
「唔?」
女子聞聲迅速偏頭,被窗櫺框出的海依舊漆。

真險。
躲到船底的小準終於放開扒住剛的手臂,安心地鬆了口氣。

「怎麼了嗎。」男子跟著探身出去。
「可能是多疑了。」女子揚起低沉微帶沙啞的聲線回答。
「沒事,換上裙子根本就沒人看得出來。」
「多嘴。」臉色一沉,女子轉身離開。

在女子房門前輕輕叩門,男子低聲説。
「我先回房,午夜就行動。」
以為対方仍舊賭氣,男子默默歎了口氣準備離開。
「我知道了。」房內終於傳出悶悶的回應。

房裡窸窸窣窣一番,接著傳來一陣細細的喘氣聲。
月光下的人皺了皺眉,耐著性子整理長裙的下擺。
垂下的金髮遮掩住堅毅的鼻樑,被隨意地別進耳背。
當乳白色的吊帶絲襪順滑地套上細腿的時候,他再次為陪伴了自己12年的腿毛感到悲哀。

離開船艙踏進小舟後,他們再次接受了船上人們的告別。
「走吧小井。」
被叫做小井的男子用手背糊了下哭得亂七八糟的臉,撐起槳划動。
穿著華麗公主裙的「公主」支起兩條腿,也拿起槳開始划船。
「小井別哭了。」一邊安慰現在唯一的同伴,一邊目送載著同伴的大船離去。
「但是光醬……。」
「別哭了,総有一天會再見的。」

「剛,你説他們究竟在做什麼呀。」
小準看著從海中央就開始棄大船改用木舟的兩人,眼中滿是疑惑。
「這裡離岸還有好遠吶,你看那公主的頭髮都散亂了。」用大眼睛水汪汪地盯住小準好一陣。
「好吧我們去幫幫他們吧。」小準巧妙地躲開會被瞧見的角度,無奈地遊到船底。
木舟一路順遂,以難以置信的速度靠了岸。

小準拉著剛躲到岸邊的岩石後面,看著兩人開始用槳砸著木舟。
「光醬這個我來就好,你到一邊歇歇吧。」小井使勁掄著槳。
「不行我的衣裝還不夠淩亂。」那邊也奮力地破壞著。
不一會兒,木舟就只剩下大大小小的爛木板。
小井和光醬開始拾起這些木板,往海上扔去。

會不會太集中了啊。光醬一邊碎碎念著一邊往岩石那邊也扔一些木板。
「哎呀!」突然從岩石後傳來呼喊,光醬立刻飛奔過去。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上果的小伙抱住另一個上果的小伙的情景。
很不幸被砸暈的是我們的小準,那麼自然抱住他的就是剛。

糟,糟糕了。
剛的心裡突然湧現人類捕撈他們并進行殺害的畫面,嚇得失去反應。
「哦,是人魚。」岸上的人淡定地看向眼前的生物,一點驚訝都沒有。
「吶人魚先生,能聽得懂人話嗎。」蹲下來,擺出閃亮的笑容。
「…………能。」剛擔心地看向小準,低低回答。
「那正好,我幫你看著你的朋友,你能幫我把這些木板扔到遠一點的海裡嗎。」
「………………但是……」
「不幫的話…………。」光醬揚起邪惡的笑容。
雖然他的下文并沒有想好,但是人魚先生那張臉圓眼圓嘴巴翹翹的可愛樣子估計很好騙。
「好吧。」將小準放在岩石後的沙灘上,剛接過光醬手中的木板。
然後稍稍吃力地,遊了開去。
待到木板都好好地浮在離岸較遠的水面時,剛已經穩穩地抱住了小準。

「謝謝你,人魚先生。」光醬從岩石上伸出手,露出了溫和的表情。
「嗯。」剛低下頭,並不回應那隻攤開的手掌。
「我叫光一,堂本光一。」光一也並不介意,利落地收回手。
人魚點點頭,靈活地擺動尾巴,一下就消失在海平面。

「光醬!」不遠處的小井跑過來,「天快亮了,你趕緊進水裡泡一泡就躺下吧。」
濡濕的身體躺倒在沙灘上,被海水泡過的金色長髮夾雜著海草暗啞地散亂著。
身體沾滿了細沙,裙擺淩亂地扭卷著。
絲襪有點鬆脫,高跟鞋子早就消失蹤影。

小井小心翼翼地佈置著一幅海難的景象,生怕遺漏一丁點的破綻。
「光醬,保重。」最後看著他有神的雙目不捨地道。
光一點點頭,看著小井的臉,重重地握住了他的手。
「一切謹慎。」説完便迅速地閉上了眼睛。

太陽升起不久,溫度也終於緩緩上升。
被海風吹得快要失去知覺的光一,終於在陽光的熱度中漸漸入睡。

「…………,海邊有可疑人物,請小心。」
聲音漸漸変得清晰,不一會兒耳邊就傳來皮靴踩進砂子里的聲響。
「這是……」及肩棕長髮的男子蹲下,細細地掃掉他臉上的砂子。
躺著的人終於如所有劇本所寫地,緩緩張來了眼睛。
光一迷茫著看著対方,還沒睡醒讓他的頭作痛。
下一刻就措手不及地被摟進了溫暖的懷抱。
「我美麗的公主,你是否遭遇了什麼可怕的災難。有我在這裡,請你安心地信任我。」
「這裡是……」稍顯低沉的女聲滑出唇邊,光一終於進入了狀態。
「我是這裡的國王,公主。我的名字叫智也。」
「智也……」光一跟著念了一遍,「智也陛下,我是白咳咳嗯嗯馬國的公主光子。」
光一露出了美好的笑容。智也,叔父的小兒子,現今的國王。
>>反論してごらん....


微波爐裏的新實驗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