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2年總結

2012年12月18日 17:06:38

看到這樣的題目就知道今年的我是過得多麼無聊了。

跟往年相比最大的變化,大概是我又回到了歐美圈子ww。
去年916之後對SMAP越來越淡,淡而無味,棄之可惜。
拖到今年初終於還是把這雞骨頭給扔了,免得放著硌眼。←喂
阿光今年的Solo專輯和SMAP的新專輯都十分不好聽,十·分·不·好·聽。
開什麼玩笑。
所以就這樣毅然離開J圈也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對於我而言,根本就不是。

舊有X file,新有Sherlock。
就算斷了好多年的美劇英劇,其實歐美電影一直沒少看。
並不像日劇那樣只集中看一些信得過的藝人的作品。
所以迴歸也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只是有點物是人非了,當年的那些人現在都已經退居二線。
於是現在墻頭也就是那麼幾個人了,來來去去地進進退退。
跟跳探戈一樣。

其實我也不敢擔保會喜歡司令、本尼親親、法鯊或者孔雀多久。
又或者能追著CC多久。
畢竟圈子太遠,尤其CC的作品也特別難追。
就特別花錢。
上次空冠的運費還是讓我十分耿耿於懷QAQ....
如果Strike by lightning也要出DVD的話大概郵費也能把我殺死OTZ。

而且美金最近為什麼又升了!!!歐元為什麼高企不降!!!!
做個廚子還要觀望全球經濟什麼的太特麼麻煩了好嘛。

好嘛,反正怎樣目前的狀態也就是這樣了。

說說事業?已經第三年了。
一切還是這樣沒太大變化吧,我覺得?
不過從時代廣場搬去太古匯之後早了點起來。
好睏。
或者說更睏了。
除了這點別的暫時都還好吧。
什麼從美國回來的臺巴子CEO也好什麼都好。
只要工作照舊獎金多多工資升升一切都歌舞昇平。

我還有什麼要總結的?
哦,今年日語明顯退化得無以復加,然後我開始學德語!
學德語哦親!!!好X難學哦親!!背兩性四格會把人弄死哦!!

問你死未

說回工作,今年兩件突破天際的事情。
一個是有一回手機不知道是死機還是沒電結果沒鬧鐘,11點才起床上班。
然後老闆還在公司,硬著頭皮打電話跟他請假,下午回去辦事,要出門去新辦公室。
結果自己的東西沒收拾好,7點才回到公司怕同事走光最後求老闆幫忙留門的蠢事。

還有一個更突破的就是,不知道老闆是不是為以上事情報仇。
讓我去給他人肉占飯桌的事情,6點下班到對面炳勝去茶位都不開一直等到他7點到。
然後在一堆食客的注目禮之下起身走人。

真特麼傷·自·尊

10月之後好像消費額超級非常大增,導致最近一直都是長崎良美。
太可憐了QAQ………………………………。
快點發獎金吧,獎金系數又不高,唉。
沒有奮鬥目標呀,沒有人生樂趣呀。
哼唧~。

重頭的內容來了。
今年看過的值得一提的Drama和電影。
Knaller Frauen:第一次領會到德國人的瘋狂是這麼強大。笑死人的炸彈妞。
Traveler:親密同伴的陰謀論,還結合了ZF的喪心病狂,這種劇最好看了。
Eden Lake:法鯊早年的作品,表現人性殘忍一面的小電影。非常深入人心。
Blackadder:如此經典的系列這麼晚才接觸真是一種浪費!
Band of Brothers:二戰題材,劇情沒有最贊,但總體感覺很好。
Archipelago:比Unrelated要喜歡,很淡雅的手法拍出的很深刻的階級問題。
House:看多了會膩,但是House和Wilson都很逗。
Hunger:法鯊真的能感動我的一部作品,他的努力,他的演繹。
Prometheus:David8的可愛與可恨,只有法鯊才能做到這樣恰到好處的純真和偏執。大贊。
Fish Tank:某人的美腰可以在記憶裏雋永一輩子【血】
Shame:對一個人的佩服不在於他露過什麼,而在於他露之前及之後對需要承受之事的態度。
Perfume: The Story of a Murderer:小本真是遺世獨立的一支高嶺花。
Henry IV (2012)/Henry V:司令的亨王什麼的【秒殺】。
X-Men: First Class:最閃西皮(除開老年組)沒有之一!
The Ghost Writer:這部是Ewan的作品裏面比較喜歡的ww
Thor:一見吾王誤終生。
The Avengers:再見吾王迷失心。
White Collar:為了看美人而看的典型。
Maurice:陷入腐國慢動作無限復活敘述式循環的開端之一。
Nightwatching:我的倫勃朗我的潮爺都太贊了。
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從此愛上腐國陰冷劇的原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趁著公司郵箱壞了索性來寫寫

2011年12月29日 17:10:55

別懷疑這是年末総結。
慣例,去年的請走這邊→http://rhoeas818.blog.shinobi.jp/Entry/234/

來說說2011年的事情吧,雖然今天説的可能還不能一下子就概括整年。

年初的事情印象已經不深了,能想起來的只是311。
當時我記得自己揣著一顆顫抖的心在等阿光的消息。
雖然大家都在東京,其実我団,尤其是広醬的情況我倒是不擔心的。
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咱団就如他們自己所説的是雜草嘛。
就算後來吾郎醬跑去大老遠最後出來消息我也沒懷疑過這傢伙的狗○運。←喂
阿光當時在帝劇飛,後來聽到消息的時候説他剛好中場休息。
後來跟staff一起讓觀眾疏散,再轉移到安全的地方。
我一顆勞心才終於放了下來。

只要你們平安完好就行,這種時候誰會再想什麼表演什麼活動的事情。
不過當天800th場的ES在阿光看來,可能還真的是一個不得不記住的遺憾吧。

嘛,留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呢対吧。

反正我從小到大飯的古今中外的人裏面。
歌德這種去了好幾百年的就不要説了,芥川老師也不是這個時代的人物。
二次元相關的峰倉大神今年進了醫院做了手術,現在看著她有説到自己逐漸康復也放下了心。
哥哥和Steo已經是過去的事情,惋惜也罷心痛也罷。
雖然他們的控我都沒去過但是感情這種事情,被挖了個洞是不可能填埋的。
所以現在還在的人我希望自己能多多去體會和珍惜。
阿光的控也好舞臺也好,我団的控也好什麼都好。
有機會就多去看看,指不定的事情真的不是能夠預計的。
説不定2012就真的實現了呢,説不定我們一個不小心又活到7、80了呢。

然後……再有印象就是我団帝都控的事情了。
從預定票的時候各種混亂,到安排日程的各種淩亂。
到買火車票的各種紛亂,到真正踏上帝都工體的雞凍夾雜不可置信。
我終於發現自己是個有多逃避現実的人,以至於使都不肯去劫機送機蹲排練。
広醬還是那樣遠遠地隔著屏幕呈現在我眼前比較好吧。
或者阿光也是如此。
萬一讓我在那麼近的距離去直面這個人。

我覚得我的人生會壞掉的。
摧毀力真猛↑
一點都不是開玩笑。

然後在帝都面的各種基,雖然沒有面基但回來之後有逐漸熱絡起來的大家。
作為一個陰謀論者,我還是相信大家都是我団飯所以都會有跟我団想法一致的地方。
所以也就都是可愛的人。嗯。

九月之後我的生活有多久是一片空白什麼都填不進去的?
就算隔了幾十米去看那個人在舞臺上省電的省電,生龍活虎的時候絶不怠慢。
可我也已經被影響到了這樣快迷茫得不知道自己究竟想怎樣,快不能正常生活的狀態。
天天時時刻刻分分秒秒都會失神。
其実我並不是那麼一個冷漠的人,雖然表面看起來好像整個事情都顯得很蛋腚。

我不知道沒認識你的人生會不會更美好。
但出生在有你們的年代並且遇上了你們,就是我的幸運。
這話估計得年年説。

11月參加了可能人生只有一次機會的,総公司舉辦的summit。
國際交流反正就那麼回事,日語英語総之就不説中文。
有些事情有個人也就一時興起了點興趣,就算沒有什麼所謂結果的結果也不在意。
我覚得自己感情的生活可以繼續空白下去或許也沒有關係。
這個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可能還得唯阿光或広醬是瞻。

工作方面。
自從去年8月跳槽到這邊,現在終於算是熟悉了這邊的各種做事方式了吧。
既然獎金也還算過得去工資也還算過得去的話,就在這裡多幹幾年。
多累積經驗學汲取點跳槽時好用的物事唄。
反正這家也是做,哪家都是做。如果不能就薪酬來算計利益得失的話那就只好從長遠出發了。
這種投資現在還做得起。

還有神馬要説的?
哦対了,今年趕腳自己日語沒有進步。
買了好幾本書都還沒時間看,做字幕神馬的就更加不可能。
今年開的坑裏面有一個估計要跨年了,什麼時候去續也還是個未知之數。

家裡最近好像有點那個,想要給我計畫人生大事的一些苗頭。
其実26說小也不小了。
但老實說的如果不是我喜歡的,那還不如給我繼續自由下去。
自己的壓力始終只有自己懂。
雖然跟別人比起來,跟広醬他們比起來尤其微不足道。
可是我是真的有點心累。
自己的事情都已經一杯一杯的話,真的沒有什麼閒情逸致去多找個人來添麻煩。
除非那個人是広醬,或者阿光?哈哈哈。
他們的麻煩我倒不介意擔待一下,有精力有閑餘我還不如多賺錢花錢。

瞄了眼去年的総結。
感冒的事情今年只有一次,就現在還沒好得完全。
看來今年忙起來了身體也變好了,還是忙起來了連病都沒空病。
煙酒的事情……該喝還是喝該抽的也還在抽。
哈哈,怎麼都好吧反正我現在真的対這種事情不介懷。
不過今年的胃痛次數有增加趨勢,最主要還是加班太晚沒吃飯的緣故吧。
來年要多備儲備量╮( ̄⊿ ̄")╭。

還有去年KKL的尾巴今年也切掉了。
徹底大餅也是好的。

還有啥不。
大概這樣了吧。
展望來年的話,賺更多的錢看更多的男人入更多的ZB。
可能必須加更多的班做更多的事情。

精々日々を味わう、人生を楽しむ。

每天都像個起點

2011年12月08日 17:12:12

自從916之後,整個人好像被reset過一樣。
我的開關究竟藏在什麼地方為撒自己想reset的時候沒找到但是那邊卻被他們戳到了。
結果到現在都沒想起來也不敢想起來當時情景的這個事情,就成為了我心中揮之不去的。

名為糾結之物。

嗯,證明像我這種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很鎮定的人。
其実當時受的衝擊不比任何人小嘛,雖然結束之後還能正常有說有笑。
但是到現在916変成類似陰影一樣的存在,肯定是因為我的神經太過脆弱的關係。

Reset之後的日子,現在回顧的話真的跟以往有所不一樣。
站在自己的角度看,以往的自己顯得更迷茫一些。
比如檔我會追得很緊,比如事情我會記得很牢。
比如他們的一些細微小変化我総會非常注意。
但是那之後反倒覚得自己有了「想要保存自己」的這樣一部分。
逐漸擺脫了被他們影響而漸漸開始出現某些本不該出現在自己身上的習慣。
雖然說我的一些習慣還真的是跟居居或阿光有像到。
不過我相信像鼓腮表示不滿這種動作絶対是看居居看多了被影響出來的。←而且我的版本還不可愛
嘛,反正有了自己的時間之後下檔也好追直播也好那種不急不慢的心情就……
各種悠然自得。
其実這樣也是好的不是麼,畢竟這一些都不是人生的全部。
就算佔了如此重要的位置他們也不會是我人生的全部。
既然居居有居居的活法,阿光有阿光的活法,那我也応該有自己的活法才是。
我個人僅有的,這樣或許更能像是個會拼命追隨他們的人?

嘛。
反正対於我而言,他們的20年我沒來得及參與太久。
今後的日子,我會讓這成為一個新的起點的。
希望看著他們並肩前進。
也希望我能看著他們直挺的肩背前進。

不過最近脾氣還是很暴躁就是了。
大概是因為真的不斷不斷加班不斷不斷忙起來之後,有些事情就會変得很厭煩。
好嘛我承認自己一直都是脾氣不好的性格,別人S我的時候我這種自分ルールなS怎麼可能不還擊。
怎麼可能不還擊╮( ̄⊿ ̄")╭ 。
這一點每年總結的時候都説要改不過看來是改不掉啦只能讓自己更M一點而已。

対了。
Reset之後不知道RP是不是也被reset了。
最近入ZB真是各種不順遂。
求一切收貨順利!!

回頭看看今年也可以準備開始寫年末総結了吧。

不是PS的PS。

今天是個好日子。
ゴロ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今までの感動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そして、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おねがいしますよ~。

ずっと応援しますから、SMAPのことを!

價值

2011年11月04日 17:13:27

我一直知道居飯和神O是有仇的,好吧其実神O跟誰都有仇。
不過不知道為神馬神O就是総喜歡倒貼居飯,非要有事沒事點名找罵。

於是我一直在想,其実我這麼不喜歡木拓的原因,
除了因為他那個正義到幾乎直腸子的個性讓我生理排斥之外,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這些沒雞巴卻又十分蛋疼的飯的緣故吧。

我自己心裏其実也明白的。
不能因為某些JP的緣故就対愛豆有偏見。
阿木不是個會贊同她們這麼做的人,並不是有什麼愛豆就有什麼樣的飯的。
就比如說神O心裏覚得阿広很倒貼很表臉,総覚得阿木是受害者。
但其実歸根結底這些都是她們的一廂情願,那倆的私交不需要誰去懂。

或許,這些反噬僅僅是出於一種廉價的妒忌心?
我真的不是很懂。

作為一個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跟男性玩在一起的比較中性的人,
我從來不覚得男人之間的友誼會像女高中生(我沒有在暗示木吾喲~)那樣,
非要黏在一起才叫親密。
當然,我也沒辦法確認或否認究竟阿木和阿広那種就算站在一起也不看対方,
要麼就明明隔個十萬八千里還搞心有靈犀一棵蔥的那些個行徑。
究竟是前者是真実後者是麥麩,還是前者純避嫌後者破功。
這種事情沒有人知道,如果以非腐角度去看他們五個人其実也只是從小玩成一片而已。
只有面対這幾個人的時候可以露出少年一樣的笑容和対夥伴的心情。
我覚得這種感受並不是我們這種飯了多少多少年的人就能體會這其中經歷過的辛酸。

不過當然,根本就沒有人規定過阿木喜歡的人他的飯就要喜歡。
也根本沒有人規定過阿木想要表達的事情作為他的飯就能夠理解。
我只希望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不要丟了阿光或是阿広的臉。
不要因為我個人的原因而被人説阿光或阿広怎樣怎樣。
這也是我能做到的自以為対他們好的事情而已。

因為這樣的緣故,所以我連掐架都寧願不參與。
一是不覚得那些個連罵人都只有兩三個模版的有什麼資格引起我的關注。
二是真心不認為阿広會因為她們的冷嘲熱諷就會変得如何。
我相信就算他本人親耳聽到了,也不會因此而感到怎樣。
要麼就連輕蔑的笑都懶得給,要麼會因此而激發他更加努力。
但不論他做什麼,其実喜歡他的人只會更喜歡他,不喜歡他的人也不會因此而改変。
這一點我相信他深知的,所以我們也必須明白。
然後三是,我真的不認為那種目光狹隘見識短淺人生無趣的人説的話能占什麼分量。
所以,任何惡意的中傷肆意的攻擊隨意的謾罵,就由它去吧。
那跟蟑螂振翅一樣難聽的話,為何要浪費時間掏乾淨耳朵去聽呢。

我不會因為任何掐架的事情就説自己不愛団。
我一直都是居飯的事實不會変,我喜歡SMAP這個団體的心情也不會変。
這團體裏面包括了阿木、阿広、吾郎醬、草剛和慎吾。
缺了誰都不是這樣於我而言很重要的SMAP。
不分誰跟誰,他們組成的這個結晶才是我所説的SMAP。
我喜歡這個団體,打心底裏喜歡,不是別人説幾句話就能讓我改変的事情。
就算在任何時候我都以中居為中心去考慮,但我仍舊喜歡這個団。
他們每個人都不是附屬品,而是組成這個団的核心。
組成我喜愛的一個存在的五個核心。

別人無法傷害我不是因為我足夠強大。
而是因為我相信的那些人那些事,還有我対他們的信任,足夠堅韌。
這就夠了。

清淡

2011年06月19日 17:23:08

最近不論説話還是寫字都有點辭不達意。
不管了,能怎麼表達就怎麼說吧。

這幾天圍脖KK家的狀況都很混亂。
事情的緣由不清楚,後來去圍觀了一陣子也沒了興趣。
來來去去,総是跟利益脫不了關係的。
想起來其実飯圈一直很複雜。
複雜是因為飯的人很多,大家的價值觀又不一樣。
是誤解也好,沒有誤解也好。

人心隔肚皮。

真心真誠待人有時候是好,但很多時候,認真你就輸了。
或許吧,如果但求無愧的話,也沒什麼特別需要介意的。
嗯,反正有一點我不是很懂。
有些人喜歡追著人吵個明白,非要分個黑白対錯。
我的話,可能很多事都是一句不說就走掉,不想跟說不明白的人説。
反正結果就算贏了輸了,你的人生還是你的,你的價值觀還是你自己塑造的。

這麼想來,我還是挺幸運的。
一個是不出名,一個是身邊的人也不出名。
省了不少麻煩不單止,大家又都是比較懶的。
沒蹬鼻子上臉的,一般都懶得跟人計較。

那天其実是跟奧桑抱怨來著,説起看控的事情,某K飯説看了生人很多人都要爬墻。
我當時給那人回了句切。結果跟奧桑説的時候她也切了。
實話説,像我這種不算突出唯的,有死CP飯傾向的人裏面,也有不待見K的。
起碼我個人是不喜歡他的性格。
就K飯特喜歡的那特張揚的正直的性格,在我看來就是很多麻煩的根源。
然後我又很BLX,総覚得自家的那麼辛苦有不少老K的“功勞”。
奧桑可能是目前為止,這方面與我意見較為類似的。
反正我是覚得,能有人能理解我這種並非黑的不待見,実在讓我高興的。
至於那些嚷嚷著自己兩邊都是真愛的飯。當然我沒資格去鑒定。
只是這兩個人性格差那麼遠能都喜歡的,給我的感覚就倆。
要麼就特沒主見,要麼就特精神分裂。

奧桑説,要麼就是死CP飯偽O。
奧桑你GJ的,這話擱我可能沒法説出口。

反正也就這樣了。
我不相信真到那天看到咱家的還能有精神分出來去瞄別人。
雖然我會盯吾郎醬有沒有跳錯,或者看看慎剛有沒有賣腐。
不過老K,你別怪我私心対天蠍的人過敏。
這只是我的問題,反正你有那麼多飯。
我就不倒貼了┐( ̄▽ ̄")┌ 。


微波爐裏的新實驗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